Close

【什麼是居住權?】

經濟社會文化公約第11條要求締約國必須「確認人人有權享受其本人及家屬所需之適當生活程度,包括適當之衣食住及不斷改善之生活環境」。而具體的要求,執行、解釋經社文公約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委員會在其第4號及第7號一般性意見有具體的描繪:

一、禁止歧視─人人皆有居住權

居住權適用於每個人,不區分其年齡、性別、經濟收入來源或其他屬性皆應享有居住權,此係由於居住權之來源為人之固有尊嚴。簡言之,公約禁止對居住權享有主體之歧視,人人皆有居住權。

 

二、住所之適宜性(adequacy)

公約一般性意見指出:「不應狹隘或限制性地解釋住房權利,譬如,把它視為僅是頭上有一遮瓦的住處或把住所完全視為一商品而已,而應該把它視為安全、和平和尊嚴地居住某處的權利 」,對此,住所之「適宜性」即成為是否得以使人民安全、和平、尊嚴地居住之關鍵。

何謂適宜性?一般性意見認為,住所是否具備適宜性取決於社會、經濟、文化、氣候、生態及其他因素 。適宜性可分為以下幾點觀察,一般性意見認為此係必須被考量的七個要點:使用權之法律保障、基礎設施與服務之可提供性、可支付性、適居性、易取得性、地點、文化之適宜性。

其中需注意的是,所謂的使用權不限於基於所有權之權利,更包含「占有」之保護。不論何種形式之使用權,都應該享有法律上居住權之保障,任何強制變動之程序皆須經過真誠之協商 。在公約禁止居住歧視的前提下,任何人都應受到居住權的保護,而依據不同人居住狀況,自然會有規範、處理上之不同,但無論法律或政策都應設想不同權源之居住使用權以適當之方式予以保障。

 

三、避免強制驅逐─國家驅逐行為之正當法律程序

一般性意見明確指出:強制驅逐的事例顯然是與公約要求格格不入的 。只有按照國際法的有關原則,在某些特別例外的條件下才是允許的。強制驅逐不但明顯地侵犯了公約所體現的權利,同時也違反了不少公民和政治權利,如生命權、人身安全權、私生活、家庭和住宅不受干涉權、及財產權等。

整理一般性意見,認為強制驅離必須包含一定之正當法律程序保障,就算是目的合理之驅逐,例如不交租金之租戶,仍然必須有法律規範之程序控制,以保障居住權,避免人民流離失所。而此處正當法律程序之重點為:真誠協商義務之履行、確認其有替代住所、強制驅逐之最後手段性、救濟管道有效存在。

【台灣的法律有居住權的保障嗎?】

憲法層次,雖然沒有明文的「居住權」文字,但從憲法第15條保障人民生存權、憲法第10條居住遷徙自由、甚至憲法第22條非列舉基本權,皆有可能某程度解釋出憲法上居住權。至於國內法律層級而言,兩公約已經內國法化、住宅法2011年修正也納入了居住權利保障、居住權利平等的概念,然而實際成效如何,顯然還需要進一步的檢驗與規範檢討。

【誰應該受到居住權的保障?】

居住權的基本概念是「人人都能有尊嚴的居住於某處」,是出於人性尊嚴,是生而為人即有的「人權」。而如果我們承認憲法保障人民的居住權,因此,排除特定個人或群體為居住權享有主體,即是否定其固有的人性尊嚴,這是不被容許的。亦即,不論是居住於正式住房之人民、非正式聚落之人民、或是居無定所者,都受到居住權之保障,並無任何一種人被排除於居住權保護傘之下。

【居住權和財產權有什麼不一樣?】

居住權和財產權之不同,是居住權並非基於特定人有某財產才需要保護,而是因為一個人身為人,居住是其基本需求,此基本需求應受到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