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 20】臺灣‧桃園│龜山大湖自辦市地重劃案Guishan Dahu Land Re-adjustment Project│Taoyuan, Taiwan

六月 29, 2016 - 反迫遷連線

No Comments

龜山大湖

臺灣‧桃園‧龜山區大湖自辦市地重劃案
區域/範圍:位在桃園市龜山區大湖新興街和忠義路二段之間,約7公頃。
受迫遷對象:當地住戶約180-240人左右。

#
在龜山大湖的迫遷案子中,我們看見的是沉重的撕裂與拉扯

居於社會弱勢地位的年邁居民,挺身面對重劃會以及身為主管機關的桃園市政府時,盡顯無奈與悲傷。
重劃會是為既得利益者,不可能停止垂涎這塊的肥肉;但主管機關桃園市政府在哪裡呢?

身為主管機關的桃園市政府,在政權輪替之後,竟然認為無法停止重劃案,也不打算提出任何替代方案,來面對這些居民。

居民們抵抗這些外在壓力的撕裂,已疲於奔命;對內則是要面對生活上種種壓力:
沒有管道、沒有能力取得正確資訊,常因錯誤訊息而飽受驚嚇威脅;
既得利益者的用各種強硬手段的逼迫搬家,所造成的心理傷痕;
經濟情況大不如前,未來到底該去何從依然無解。

這些壓力,這些心聲,我們的政府是否願意知道?

自救會抗爭最大的目標,是希望住了幾十年的家園能夠全體原地保留。重劃會則傾向就個案談地上物賠償。但居民各自經濟狀況不盡相同,談賠償形同由重劃會各個擊破,金額則取決於個別居民是否好欺負。更重要的是,賠償亦無以解決住戶們中、長期的居住需求。

再者,原本應該保障居民的法律,卻因為「獎勵土地所有權人辦理市地重劃辦法」[註1],若居民拒絕拆遷,而後經過調處或裁判程序,重劃會理事便得依調處結果辦理或請市政府代為強制拆遷。由於國內目前並沒有訂定任何保障居住權的法律和措施,因此調處或裁判的結果對這些反對重劃的居民可能是十分不利的。

在龜山大湖的反迫遷案子裡面,不管是主管機關或是法律,都已經不是能夠捍衛人民的工具。我們不僅在此案中看到人性的貪婪,更看到政府的不願作為;再加上沒有法律的保護,自救會的居民只能夠繼續在此令人憤怒體制中繼續對抗。
我們希望能夠在迫遷法庭上,讓龜山大湖的居民得到繼續抗爭的力量,也更加希望透過迫遷法庭的審理,讓龜山大湖一案能夠出現轉機,保住居民僅存的家園!

[註1]
獎勵土地所有權人辦理市地重劃辦法第三十一條第二項:「土地改良物所有權人或墓主對於補償數額有異議或拒不拆遷時,得由理事會協調;協調不成時,由理事會報請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予以調處;不服調處結果者,應於三十日內訴請司法機關裁判,逾期不訴請裁判者,理事會應依調處結果辦理。但妨礙公共設施工程施工之地上物,於調處後仍拒不拆遷者,理事會得將前項補償數額依法提存後,送請直轄市或縣(市)主管機關依本條例第六十二條之一第一項[2]規定代為拆遷。」

——
※臉書連結: 反大湖重劃自救會
※相關新聞:
公視晚間新聞-20150322-桃園大湖重劃案 拆遷戶出面抗議
http://goo.gl/FECfJO

 

延伸閱讀: 完整案件報告(中文) | Full Case Report (EN)

Share this article

反迫遷連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