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九月 25, 2016

新政百日迫遷依舊、土地正義重返凱道!會後新聞稿

新政百日、大埔強拆三年,全台各地迫遷案仍層出不窮,受害者徨徨不得終日。長期關注迫遷問題的各議題團體,今日邀集全台面臨政府威逼的六十餘個自救會及聲援民眾於凱道集結,提出五大訴求,向民進黨政府討回安家立命的權利。

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反迫遷連線、惜根台灣協會、經濟民主連合等團體以及全台各地自救會,要求民進黨政府檢討都市計畫法、土地徵收條例、都市更新條例、市地重劃法規、國土活化等相關政策及法令,以「居住權」為核心原則進行全面修法,並嚴格檢視所有開發計畫之公益性及必要性,落實資訊公開以及包含無產權者的民眾參與。

個案方面,民間除了訴求應具體承諾重建備受關注的大埔張藥房及黃福記二戶,也要求民進黨政府暫停所有爭議個案的執行程序,進行爭議處理機制及減少迫遷的替代方案研擬,此外也主張行政院應成立專案小組檢視個案,並定期向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報告檢視及改進成果,落實正當程序保障,停止侵害人民居住權。

日前內政部發布新聞稿,回應重返凱道等相關行動,內政部承諾在聽證制度及資訊平台正式上路前,不會推動社會有疑慮的個案,大埔案也將以原地重建為唯一目標努力,同時在制度面正建構合理的計畫審議程序及推動聽證制度,並朝強化資訊公開及民眾參與、提高同意比例門檻等方向,來修正土地徵收、市地重劃及都市更新相關法規。

主辦單位及各地自救會指出,內政部的回應不痛不癢、避重就輕(附件二),且絕大多數迫遷爭議並非內政部直接管轄,居住權之侵犯涉及許多部會的行政權責,且即使由地方政府發動之案件,中央仍扮演各項法規政策之主管機關,也更不應迴避民進黨於中央、地方全面執政縣市之爭議。民進黨政府對於重返凱道行動的訴求至今沒有更高層級的具體回應,顯示欠缺改革誠意與居住權落實的決心。

今日下午,全國各地自救會及聲援者共數千人於凱道集結,以遭到拆除的家當共同拼起人民的「家」,向民進黨政府表達受迫遷者對於家的渴望。最後,自救會及聲援者一起將家當丟向推動迫遷的中央及各縣市政府,宣示全國受迫遷者將團結終結迫遷、反抗強拆暴政,持續要求民進黨政府停止爭議個案、修正迫遷法令、落實居住人權。

行動之前,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拜訪了台中、高雄等地的自救會,但直到今天,民進黨政府都沒有更高層級出來回應,和民間的五項訴求對話。主辦單位及各地自救會痛批民進黨政府和國民黨政府一樣,都未徹底反省剝奪人民家園、欠缺居住權觀點的政策及法令,也未正視全國各地正在發生的迫遷悲劇。凱道行動主持人田奇峯痛批,今日凱道行動所提出的訴求十分基本.但民進黨政府連這些卑微的訴求都不願回應,接下來的抗爭只會更激烈,也不會只停留在凱道。

全國受迫遷者、自救會及反迫遷團體要求民進黨政府保障居住權,回應全國各地自救會集結「重返凱道」行動的五大訴求:

  1. 針對都市計畫法、土地徵收條例、都市更新條例、市地重劃法規、國土活化相關政策進行通盤檢討、全面修法,落實「居住權」為核心精神的修法方向。
  2. 嚴格檢視所有開發計畫之公益性及必要性,落實資訊公開、民眾參與,納入無產權者參與機制,透過聽證嚴格檢視。
  3. 暫停所有爭議個案的執行程序,進行爭議處理機制、替代方案之研擬。
  4. 行政院成立專案小組檢視所有個案,並每季或每半年向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報告檢視與改進成果,要求政府確實遵循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公約,落實正當程序保障,停止侵害人民居住權。
  5. 具體承諾重建大埔張藥房及黃福記二戶。

 

%e5%a4%a7%e9%9b%86%e5%90%88

全台超過六十個自救會、共數千名迫遷受害者今日於凱道集結,要求民進黨政府停止強拆迫遷、修正迫遷法令。

 

%e7%a7%80%e6%98%a5%e5%a7%8a

彭秀春說:「願大埔悲劇不要再重演,希望各地居民守護住自己的家園。」

 

%e6%80%a5%e8%bf%ab%e6%a1%88%e4%bb%b6-png

旗山大溝頂、高雄果菜市場、基隆貴美雜貨店、板橋大觀事件、台中黎明自辦重劃等五個迫遷案將於10月前受到全面強制拆遷,自救會代表要求政府立即停止強拆人民的家園。

 

%e4%b8%9f%e5%ae%b6%e7%95%b6-png

各自救會及聲援者將家當丟向六都政府及中央各部會,表達對政府迫遷人民的不滿。

 

%e4%b8%9f%e5%ae%b6%e7%95%b62-png

各自救會及聲援者將家當丟向六都政府及中央各部會,表達對政府迫遷人民的不滿。

 

%e4%b8%9f%e5%ae%8c-png

各自救會及聲援者將家當丟向六都政府及中央各部會,表達對政府迫遷人民的不滿。

 

%e5%be%90%e4%b8%96%e6%a6%ae%e8%80%81%e5%b8%ab-png

惜根台灣協會理事長徐世榮老師呼籲民進黨政府正視造成人民流離失所、走上街頭的各個迫遷法令,否則反迫遷的抗爭不會終止。

 

%e5%88%86%e7%b5%84-png

行動最後,今日集結的自救會在現場分組分享抗爭策略並商討後續行動。

 

%e5%88%b6%e5%ba%a6%e7%9c%8b%e6%9d%bf-png

凱道現場以大字報簡介居住權,並分析台灣目前的都市計畫、土地徵收、市地重劃、都市更新、國土清理活化等五大迫遷制度。


(附件一)全台各反迫遷自救會名單(粗體表示者三個月內有強拆可能)

台南高雄:
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反西港外環道不當開闢自救會、反南鐵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正勤路至第五船渠自救會(拉瓦克漢人聚落)、守護茄萣濕地青年聯盟、岡山旺角自救會、美濃愛鄉協進會、茄萣生態文化協會、茄萣濕地黑琵反迫遷陣線、高雄大林浦金煙囪文化協進會及要健康婆婆媽媽團(高雄團)、高雄市前鎮第一公有市場自救會、高雄市舊左營國中住戶自救會、高雄果菜市場不義徵收自救會、高雄路竹台一線自救會、旗山太平商場大溝頂老街自救會

眷改:
反高雄大寮眷改自救會、反高雄果協,商協,宣武,嘉新黑箱眷改自救會、台南精忠九村自救會、台南精忠三村自救會、左營自助新村自救會、左營明德,建業新村自救會、左營崇實新村自救會、克勤新村散居戶、屏東共和新村眷改自救會、屏東崇仁新村眷户自舍拍賣自救會、眷村反迫遷聯盟、鳳山莒光三村自救會

中台灣:
大智慧學苑反拆自救會、台中文山工業區寶山自救會、台中市惠來遺址保護協會、永續發展珍愛浮圳搶救浮圳自救會、石岡反徵收聯合自救會、安和自辦重劃自救會、東勢交流道反徵收自救會、東豐快速道路東勢段自救會、長春自辦重劃自救會、南投縣原墾農民促進會、彰化二林143縣道反拓自救會、臺中自辦重劃受害者聯盟、黎明自辦重劃自救會、豐勢交流道反徵收自救會

北北基:
人權退役美軍自救會、三峽龍埔里麥仔園自救會、三峽龍埔里劉家自救會、三鶯部落自救會、土城普安堂、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台北市松山區民權東路三段國防部拆屋還地求償不當得利受害戶自助委員會、台北市臥龍街142地號自救會、台鐵安東街宿舍案、好蟾蜍工作室、松菸護樹志工團、板橋大觀事件自救會、板橋浮洲28及29巷自救會、社團法人新北市瑞芳原住民族快樂山部落協會、淡海二期反徵收自救聯盟、紹興社區自救會、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華光社區訪調小組、貴美雜貨店、塭仔圳反迫遷連線、新店瑠公圳陳罔市家族迫遷案、樂生保留自救會暨青年樂生聯盟

桃竹苗:
中壢爭取龍岡路合理拓寬自救會、竹北璞玉自救會、竹東二三重埔自救會、竹東自救會、苑裡反瘋車自救會、苑裡海線一家親、苗栗造橋長安新村自救會、桃科二期自救會、桃園市34期經國特區市地重劃案-有恆工商自組會、桃園地鐵促進會、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聯盟、桃園龜山反大湖重劃自救會、通霄烏眉農民地主反徵收自救會、新竹市公道三討公道反迫遷陣線、新竹高峰聚落市地重劃反迫遷自救會、機場捷運A7站自救會、灣寶自救會

各議題團體:
人民民主陣線鏟土豪行動、台中公民會館、台灣大學大學新聞社、台灣大學研究生協會、台灣生態學會、台灣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台灣當代漂泊協會、台灣親子共學教育促進會、台灣護樹團體聯盟、地球公民基金會、自辦重劃受害者聯盟、全國教育產業總工會、桃園市教育產業工會、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惜根台灣苗栗工作站、惜根台灣桃園工作站、惜根台灣南鐵反東移聯盟


(附件二)【不痛不癢、避重就輕、欺世盜名】

--回應內政部所謂「積極研修土地法律 精進計畫審議作為」

針對內政部9/22(四)對於「925土地正義 重返凱道」行動的正式回應,活動主辦單位感到非常不滿,認為內政部提出的制度修正方向是不痛不癢、避重就輕,未正面回應我們提出的五大訴求。魔鬼藏在細節裡,以下分別就我們提出的五大訴求與內政部回應,逐一提出我們的評析:

 

【訴求一】針對都市計畫法、土地徵收條例、都市更新條例、市地重劃法規、國土活化相關政策進行通盤檢討、全面修法,落實「居住權」為核心原則的修法方向。

對內政部回應的評析:

1.法規檢討沒有前瞻改變,也未檢討現有問題

針對法規制度的檢討,內政部所提的有關於市地重畫、都市更新制度的檢討,僅僅是根據大法官釋字第709、739號解釋,依法修正違憲條文而已,並無更積極前瞻性的改變。例如,內政部主張聽證由「需地機關」或「各級主管機關」先行舉辦,等於放任這些計畫推動機關球員兼裁判;我們強烈質疑,這只會擴大當前都更體制中,聽證會被辦成公聽會的弊病。

 

2.徵收不該是多數決,遏止浮濫區段徵收才是重點

內政部所提「要求協議價購比例逾私有土地面積90%,始得申請區段徵收。」這個看似符合多數決精神的原則,實際上仍充滿問題。

徵收分「一般徵收」與「區段徵收」,「一般徵收」公共建設需要多少土地,就只徵收多少土地,由政府編列全額經費。目前導致諸多爭議的關鍵在於,究竟政府「有無興建特定公共建設的需要」,以及「有無其他侵害人民權益最小的手段同樣可以完成該公共建設」。徵收必須是最後不得已手段,這也是南鐵案爭議的關鍵。

而「區段徵收」,本質上是因為政府缺錢,所以在規劃重大建設或計畫時,擴大徵收面積,透過地目變更與區段徵收申領抵價地制度,取得可變賣土地,挹注政府財務。所以最大的問題,是徵收的面積必然超出「公共建設本身」所需的面積,且導致需地機關為了錢而浮濫劃設,故早已遭到大部分學者指摘違憲。內政部對此,並無反省檢討,僅提出協議價購比例逾90%才可區段徵收,完全與該制度背道而馳,忽略「缺錢」本不應構成徵收的理由。這個道理,就如同政府不能因預算不足,強取特定人民財產,是一樣的。

 

3.舊規定硬說有精進,公益必要性判準仍不明,根本欺世盜名

內政部指出,「在精進計畫審議作為部分,第一,『落實計畫審查合理性及必要性』,都委會審議新訂或擴大都市計畫,將檢視申請範圍周邊既有都市計畫發展率應達80%。第二,『強化徵收公益性與必要性審議』針對開發面積達15公頃以上,或都市計畫變更案件涉及以一般徵收方式辦理,具重大爭議者,規劃將從嚴審查,由內政部都委會專案小組與土地徵收小組專案小組召開聯席會議,以落實都市計畫變更的合理性、公益性與必要性。」看似名正言順,實則充滿問題。

首先,本來在《非都市土地申請新訂或擴大都市計畫作業要點》第五點,就已經明定「新訂或擴大都市計畫,該申請範圍所在之鄉(鎮、市、區)既有都市計畫區都市發展用地或計畫人口應達百分之八十以上。」請問內政部,何來「精進計畫審議作為」?根本就是欺世盜名。

其次,在20年前即已做成的大法官釋字409號指出,「徵收土地對人民財產權發生嚴重影響,舉凡徵收土地之各項要件及應踐行之程序,法律規定應不厭其詳。有關徵收目的及用途之明確具體、衡量公益之標準以及徵收急迫性因素等,均應由法律予以明定」。在今年8月11日地政司召開的公聽會上,與會學者也不斷指出,公益性與必要性的審查標準,應該明文列入法律。然而,從內政部的聲明,我們完全看不出他們有這個打算。究竟都委會與土徵小組的聯席會議,要從何判斷「合理性、公益性與必要性」?過去正是由於相關判準不明、需地機關恣意揮灑、法院審查密度又不足,才會導致爭議案件層出不窮。

 

【訴求二】:嚴格檢視所有開發計畫之公益性及必要性,落實資訊公開、民眾參與,納入無產權者參與機制,透過聽證嚴格檢視。

對內政部回應之評析:

僅有資料開放,避談審議程序的民眾參與及媒體監督

一直以來,內政部所有的審議過程,都拒絕民眾與媒體旁聽,早已備受批評;都委會每人「三分鐘」的登記發言,更是空有形式、而無實質。如今,內政部不去參考「審議民主」學術與實務上的豐沛經驗,提出具體的民眾參與以及媒體監督方法,而畫地自限地聚焦在申請與資訊公開上網,有魚目混珠之嫌。我們建議內政部多研究審議民主的原則與操作方式,並參考環保署做到環評審查全程公開,包括委員內部討論時,媒體亦可全程參與。

 

【訴求三】:暫停所有爭議個案的執行程序,進行爭議處理機制、替代方案之研擬。

對內政部回應之評析:

內政部有辦法停止地方政府的拆遷程序嗎?

此次內政部回應「在聽證制度及資訊平台尚未正式上路前,不會對社會有疑慮的個案有任何執行程序的推動,以有效維護民眾權益。」但包括徵收、市地重劃、都市更新的執行程序,通常都在地方政府;除非內政部自己是規劃與需地機關,否則本來就不可能有執行程序,究竟要如何暫停?舉例而言,苗栗大埔案,內政部之惡,就是草率通過苗栗縣政府的都市計畫並核准徵收;實際上執行強拆迫遷的,是苗栗縣政府,內政部根本沒有停止執行程序的權力。因此,我們必須質問內政部跟行政院,所謂暫停疑慮個案的任何執行程序,究竟指的是甚麼?具體做法為何?中央會去要求跟協調地方政府,暫停目前所有爭議案件的執行嗎?

 

【訴求四】:行政院成立專案小組檢視所有個案,並每季或每半年向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報告檢視與改進成果,要求政府確實遵循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公約,落實正當程序保障,停止侵害人民居住權。

府方雖回應未來人權諮詢委員會將增加熟悉相關議題之委員,然而行政院仍未承諾成立專案小組全面檢視個案,府方亦未明確承諾民進黨政府之施政將遵循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公約之居住權精神。

 

【訴求五】:具體承諾重建大埔張藥房及黃福記二戶。

對內政部回應之評析:

沒有具體期程、然仍避重就輕

依據都市計畫法第27條規定,內政部本於對該特定區計畫擁有最終審議與核定權之中央主管機關權責,即可逕為變更。依據都市計畫變更流程,三至四月已足足有餘,內政部卻避重就輕,依舊不提出具體期程。

 

除了上述,我們也必須指出:居住權之侵犯涉及許多部會的行政,例如國有土地上的非正規聚落,根本不是內政部可以處理,而是財政部與國土清理活化督導小組之權責;僅由內政部作此一回應,嚴重缺乏施政高度。我們要提醒內政部、行政院、總統府:遭到迫遷的人民,痛苦不是一朝一夕;人民對政府的信賴與期待,也很快就會消磨殆盡。相關制度的問題關鍵,早已有許多學術文章、民間論述與公聽會紀錄可資參考,並非強人所難;請府院不要避重就輕,而應與公民社會共商,提出真實有效的改革方案。


(附件三)五大迫遷制度:都市計畫、土地徵收、都市更新、市地重劃及國土活化

一、都市計畫

都市計畫是調控地區發展的基本工具,奠基於人口與產業發展的預測,以及地區未來發展的預期,作出相應的土地使用管理規範與規劃都市計畫實施的方式。目前造成全台各地許多迫遷爭議的土地徵收、市地重劃、都市更新等土地整體開發方式,都是在都市計畫的前提下進行。調控地區發展的都市計畫,實際上影響地區民眾權益甚鉅,然而目前我國都市計畫卻僅著重於由上而下的地區及產業發展政策,嚴重欠缺「居住權」觀點:民眾參與程序不足,人民的基本權利保障也嚴重受到忽視。

居住權要求必須保障受計畫影響者,有與計畫推動者真誠磋商的權利。目前都市計畫的民眾參與程序因陋就簡、徒具形式,非但在調查預測、計畫擬定等前期階段沒有法定的民眾參與程序,甚至在都市計畫草案擬定完成之後,依法也只有三十天的公開展覽期(公展期間內依法應辦理一場說明會)可讓利害關係人提出異議,而異議在都市計畫主管機關及都市計畫審議委員會手中,往往無法得到實質的釐清與處理。此外,利害關係人以土地所有權為界定依據,無產權者的知情及參與權利完全不被重視。

影響更鉅的是,都市計畫往往單向地從產業及地區發展政策出發,將土地視為素地,而原居民則被當作可任意移動的客體,留在原地的權利不被認知,以居住權為核心的替代方案則不被重視。此外,更忽視土地上既有的產業機能、歷史人文紋理、居住與生活網絡,以及它們彼此之間的有機連結。

都市計畫因而成為透過地區發展預測的作文以及土地使用分區的填色,吞噬原有空間-社會關係、剝奪人們居住權的治理機器。支撐這個機器持續運作的都市計畫法,亟待全面檢討修正,落實以「居住權」為核心原則的修法方向。

 

二、土地徵收

「土地徵收」是政府依據《土地徵收條例》,以強制手段取得人民的土地,又可分為「一般徵收」與「區段徵收」。土地徵收爭議無數,根本原因在於比例原則之違背,浮濫徵收屢見不鮮,《土地徵收條例》對徵收公益性與必要性的規範模糊,缺乏具體評估判準,淪為需地機關的文字遊戲。民眾參與方面,從擬訂計畫到開始徵收,相關程序均由需地機關片面推動,在土地徵收開始前,無論興辦事業計畫階段或是新訂擴大都市計畫階段,皆無有效的民眾參與程序,因此被徵收戶常遲至土地徵收階段才知情。至此階段,政府舉辦的公聽會已徒具形式,民眾僅能發表異議,仍無法對政策產生實質影響。

「區段徵收」通常是政府開發大面積都市計畫的土地取得手段,其制度設計可讓政府取得可出售之公有土地以及降低取得公共設施用地的成本,致使政府有財政誘因頻繁發動區段徵收而引發大規模迫遷。二○一○年六月底止,全台已辦理完成區段徵收地區計八十七區,總面積約七二八八公頃。區段徵收主要問題如下:

 

1.權利價值計算機制迫使原地主離開原居地:

區段徵收是以不透明的權利價值計算為配地之基準,加上區段徵收後之土地增值,往往使眾多土地持有面積較小的所有權人無法配回土地,只能被迫領取金錢補償。

 

2.區段徵收中,低收入戶及非正規聚落無法得到保障:

現行區段徵收的安置住宅計畫價格,被安置戶所需支付之價差往往非區內中低收入戶能負擔,同時並未課予實施者安置非正規聚落的義務。實務上,中低收入及非正規住戶通常僅能取得金錢補償。

 

3.區段徵收已過於浮濫:

台灣都市計畫用地已過於浮濫,2011年監察院糾正都市計畫主管機關內政部,指出台灣都市計畫預測人口與實際人口落差超過600萬,顯示都市計畫嚴重供過於求。但各級政府仍不斷以開發新都市計畫為名進行大規模迫遷,如淡海新市鎮以及桃園航空城。

 

土地徵收應立即修法廢除區段徵收,明訂特定農業區不可徵收,落實協議價購,強化公益性與必要性評估,強化審議機制,徵收應辦理聽證,落實完全補償。在修法期間,應暫停所有爭議案件的執行程序。

 

三、市地重劃

「市地重劃」依據《平均地權條例》、《市地重劃實施辦法》與《獎勵土地所有權人辦理市地重劃辦法》辦理,是實現都市計畫的方式之一。市地重劃實際上剝奪人民居住權、工作權與財產權,然而在受影響者的程序保障(正當法律程序)及實質保障(發動之公益性必要性、若發動之安置措施等)上卻極為匱乏。

公辦市地重劃依據《市地重劃實施辦法》由政府發起,僅需主管機關核定即可實施,面積時常已形同區段徵收,例如新北塭仔圳案即高達四百公頃。差別只在居民領回配餘地的比例稍高,公共設施應以鄰里設施為主。領回配地不在原房屋位置、或是配地面積不足最小建築面積,主管機關便會要求居民拆遷,對於擁有的土地面積僅供自用居住的小地主極為不利,遑論無土地產權的住戶、商家與廠家。

在都市計畫程序有亟待改善的民眾參與制度,但進入重劃階段後毫無民眾參與制度,民眾無從透過正當法律程序檢驗重劃的公益性與必要性。民眾對計畫提出異議的門檻極高、幾乎沒有否決權。此外,公辦市地重劃也缺乏安置計畫,並因最小基地開發面積之限制,使得計畫區內的小地主無從分配土地,更遑論無產權居民的居住權保障。

自辦市地重劃則是依據《獎勵土地所有權人辦理市地重劃辦法》,由私人地主籌組重劃會辦理並報請主管機關核准,其人數比例門檻僅需二分之一地主同意,等同以多數決剝奪反對者的財產權、居住權,且自辦重劃無強制規定須有安置計畫或地上物重建計畫。重劃會以重劃範圍內所有地主為強制會員,會員大會所有決議亦都是多數決,並且能授權理事會全權處理會員大會事務,包含配地之分配,是以造成多數暴力逼迫反對者拆遷之情形。主管機關雖有監督責任,但過程中的爭議往往被視為私權爭議,有異議、往往處於弱勢社經地位的民眾並須負擔訴訟上的舉證責任。日前釋字739號及大法官意見書已對自辦市地重劃之發起程序做出違憲解釋,並且提及自辦重劃未考慮土地他項權利人之權益。

針對市地重劃,我們要求應立即修法,「廢除自辦、嚴審公辦」,讓私人土地開發回歸私人協議,並強化公益性與必要性評估、強化審議機制及資訊公開,呼籲政府應承諾修法時程、建立民間參與修法平台,並暫停所有爭議案件的執行程序。

 

四、都市更新

「都市更新」是依據《都市更新條例》執行,其雖聲稱都更具有公益性,但實際上卻使建築容積不斷提高,且缺乏整體規劃視野,往往造成城市空間過度發展,破壞生態韌性,難以預防重大災變,鮮有公益性可言。其次,這種容積獎勵導向的更新,提供都更實施者促成迫遷的誘因。具體而言包括以下狀況:

 

1.都市更新計畫中民眾參與機制不足:

當前民眾可參與的部分,僅在各項計畫擬定「後」的公聽會與聽證會,但後者卻因法令不周而與單向政令宣導的公聽會無異;自認權益受損的居民,無法有效地提出異議,遑論影響計畫內容。

 

2.權利變換機制迫使現住戶離開原居地:

《都市更新條例》31條規定以權利變換估價,做為更新前後交換基準;然而由於估價作業由實施者主導,資訊不透明;另一方面,由於更新後的房地價值,必然高於舊的房地價值,故實務上經常造成原住戶背負數百萬房貸,或因無法負擔而以「領取補償金」方式流離失所,導致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縉紳化(gentrification)現象。

 

3.都市更新區域中的非正規聚落無法得到保障:

現行都市更新制度並未課予實施者安置非正規聚落的義務。現行制度雖要求實施者提出安置方案,但實務上,這些住戶通常僅能取得金錢補償;甚至在部分案例中,實施者會在提出計畫前,透過民事訴訟強制驅逐這些住戶,並追索不當得利。

 

針對都市更新,我們要求應立刻停止所有不具立即性公共危險的強制拆除,撤回對非正式住居居民的告訴,廢除現行《都市更新條例》並在與公民社會重新建立都市再生想像後、另立合乎兩公約規範的新法。

 

五、國有土地清理活化

「國有土地清理活化」是政府將土地視為財源,為了重新管理「國有地」而訂定的政策,從2009年起由行政院成立「國有土地清理活化督導小組」推動,並以財政部國產署擔任幕僚協助。該政策名為「清理活化」,對於被認定為「違建」、「占用」者,各機關甚至可在未經協調下,逕以民事訴訟的方式對居民提告拆屋還地,此政策嚴重忽視公有地居民的居住歷史及居住權,使其面臨迫遷和無家可歸的危機,今日於凱道集結的自救會,有半數以上受到此政策影響、面臨迫遷。

公有地居民主要源自國民政府遷台初期的政治移民、城鄉移民、以及日殖時代即住於當地的原居民等等,這些聚落早在現今土地管理制度建立前就已形成───這類情形在國際上相當常見,被稱作「非正規聚落」(informal settlements),經社文國際公約亦要求政府要對非正規聚落的居住權給予關注───但現在政府卻忽略這些歷史脈絡,一概將居民視為占用戶,以民事及刑事訴訟排除並追討不當得利,且沒有任何協商程序或安置計畫。

即使有些居民順利跟政府承租,政府仍可單方面終止租約,使得居民變成占用戶接著被訴訟排除。這些被討回的土地會被重新編列使用目的,例如納入開發計畫中,被政府以所謂「公共利益」為由包裝其歷史責任。以「國土活化」為名的非正式住居迫遷,往往打著重大發展的旗號,卻無視於當前可負擔住房(affordable housing)嚴重不足的事實,將其中的住戶驅逐到城市更邊緣的地帶,更要求上百萬的不當得利,等於是一面將土地打造成投資炒作新標的,一面榨取底層人民的血汗來挹注國庫,構成最赤裸的劫貧濟富。

在非正式住居迫遷方面,應立即檢討《國有財產法》、《各機關經管國有公用被占用不動產處理原則》、《國有非公用不動產被占用處理要點》,立即全面清點非正式住居分佈與數量,全面停止現有民事訴訟,研擬安置辦法,對已遭迫遷的家戶提供可負擔之替代住房,並研擬經社文公約規範之「保有權」( security of tenure)入法。

 

無產權者的居住權也必須保障

無產權者的情況多樣,包括因移民歷史而形成的非正規聚落、在當地的租戶、或是因故變成有屋無地的居民等等。在所有土地開發制度和清理計畫都可能有無產權者受影響,但是在相關法令制度只會確認土地所有權人,因此一旦遇到迫遷,無產權者不被視為利害關係人,沒有任何參與的管道,非常容易被迫遷;同時,無產權者居住環境泰半狹小窳陋,且有高比例的身心障礙、年老與經濟弱勢族群,迫遷後處境將更為弱勢。

經社文公約強調,不論其產權狀態如何,居住權是所有人都擁有的權利,應有法律保護免遭強迫驅逐、騷擾和其他威脅。但是,現今行政機關無視非正規聚落形成的歷史因素,未經經社文公約所明確規範的磋商程序,就以《各機關經管國有公用被占用不動產處理原則》、《國有非公用不動產被占用處理要點》或地方政府的財產管理自治條例提告,要求拆屋還地與鉅額的不當得利賠償,等於是將國家過去住宅政策匱乏的社會成本,全部轉嫁到這些居民身上。

其它無產權者迫遷案例中,無論是租戶、遊民、或像樂生療養院這樣的案例,在政策執行前都沒有考慮可能造成的居住權侵害,遑論將這些受迫遷者的意見納入計畫。我們呼籲,政府應餞行正當法律程序,讓開發計畫之公益性及必要性可以被公開檢視辯論,同時,應將無產權者納入參與機制。建立無產權者的居住權保障,從事前的真誠磋商及開放參與開始。

 

【9/25會後新聞稿】

新政百日迫遷依舊、土地正義重返凱道!

時間地點:9月25日 13:00 於凱達格蘭大道

共同主辦單位: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反迫遷連線、惜根台灣協會、經濟民主連合(依筆畫序)

聯合全台灣各相關自救會(詳見附件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