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八月 16, 2016

迫遷遍地烽火─「全面執政」的民主代價?! 呼籲行政院暫停爭議迫遷案 即刻檢討問題制度

都市更新受害者聯盟的陳虹穎,同時也是反迫遷連線執委,今天與其他24個團體受邀前往行政院「座談會」,此座談會號稱與公民團體對話,實際上邀請的是個人而非團體,甚至議程和效力皆不明,座談會前反迫遷連線加入工鬥團體「閒聊解決不了台灣勞工悲慘處境」記者會,拿出居民照片解釋,全台灣迫遷案遍地烽火,特別是高雄等地,許多案件每天正在面臨不定時的強拆威脅,與此同時政府居然在開閒聊會,究竟對於居住權危機能有何幫助?反迫遷連線訴求,行政院應組成「居住權落實委員會」,全面暫停爭議開發/迫遷案件,研商爭議處理機制,尋找可能的替代方案,不要再製造更多迫遷悲劇!

2016.08.16 聯合聲明稿

迫遷遍地烽火─「全面執政」的民主代價?!

呼籲行政院暫停爭議迫遷案  即刻檢討問題制度

行政院院長林全近日規劃三場座談,表現新政府改革誠意。行政院主動傾聽民意,雖值得鼓勵。但這三場座談討論,限制邀請特定個人(而非團體)。會議前未有充分資料交換,恐怕使得深入議題、對話改革的基礎,淪為網路直播下的快問快答遊戲。徒具形式的交流,恐怕對於延燒各地的土地迫遷爭議,難以達成實質幫助。

 

2016年七月,反迫遷連線與居住權相關公民團體共同舉辦了東亞迫遷法庭。審判團在結論性觀察中指出,世界各地的「新都市議程」中,這些公私部門合作的開發案,共通的前提是:「無節制的都市成長,持續對人民居住權、動植物的棲地權利,造成威脅與侵害」。

 

這類「新都市議程」在台灣的實踐特徵,包括:

 

一、從公私協力到公私權混淆

當前許多土地開發案,是透過公私夥伴關係方式,賦予行政計畫的權利。既有法規不完備,欠缺會計查核與監督機制,行政計劃高權淪為替民間開發商行為買單、背書。(譬如:桃園龜山大湖重劃、台北文林苑都更案、台北永春社區都更案、內湖聯邦合家歡案…等)

 

二、「房產經濟本位」的都市治理與殘補式居住權

拆除為主的開發手法,既不尊重既有歷史空間紋理,這些推動炒作房產經濟的計畫手法,無助於面對青年貧窮、低薪資、高空屋率的局面,對於長程實體經濟部門活動,並無實益。

此外,前期都市計畫擬定過程,由於欠缺人民參與、替代方案研擬,導致當前地方政府所謂的「居住權」保障,淪為替地產市場收拾殘局的「殘補式居住權」─「拆遷補償、換屋了事」。(譬如:台北華光社區、新莊塭仔圳市地重劃、高雄旗山大溝頂太平商場、高雄三民區果菜市場、有/無產者變成無家可歸者…等)

 

三、土地利益私有化、交易不透明,環境與社會成本全民買單

台灣人口少子化已是不爭事實,但都市擴張卻沒有停歇。尤其,市地重劃與都市更新計畫更是台灣高空屋率的兩大來源這些開發案中,不動產價格上漲,不是因為消費水準提升了,而是透過釋放政策紅利(例如容積獎勵)、不透明的容積買賣、地目變更、畸形的稅制(例如減免土地增值稅),共同製造的泡沫經濟。而泡沫一旦破裂,受害的將是全體國民。

 

四、拿人民的土地,墊付開發的債務

從桃園機場航空城案到台南鐵路東移案,這些大型基礎建設計畫,看似公益性十足;實際上,基礎建設財源,無論從土地或虛擬容積開源,都是以「土地增值」為基本在操作計畫財務槓桿。這些隱形代價,是人們的生計、居住與生活網絡的破壞。

 

從環境正義到分配正義,在一件件土地開發案中,不斷惡性循環。中產階級的無產化、弱勢住戶流離失所、社福系統需求加重、拆除與重建過程耗材使碳排放量倍增。遑論因此被抹去的棲地環境…等成本。都市防災與公共安全,不應成為合理化問題制度、加速開發的惡藉口。國民黨執政時期之弊,希望民進黨政府別再延續。否則將造成台灣社會持續動盪、對立與不安。

 

我們在此呼籲,當前行政院針對土地徵收、市地重劃與都市更新之制度改革,不應僅限於針對「公辦機制」與「違憲(釋字709、739號)」部分酌予修改。因為,換湯不換藥的土地計畫程序,或跳過替代方案、真誠磋商,逕自拆遷補償與換屋分配,都只是強迫人民配合開發的手法,無法遮掩迫遷的暴力性本質。

       

「房產經濟掛帥」與「殘缺的居住權」所造就的迫遷體制改革,沉痾已久,並非一蹴可幾。迫遷相關法條散見各法規命令;而民主化對話機制,仍有賴社會各界,共同針對制度改革進行研商。

 

因此,我們提出三項明確且具執行性的訴求:

 

  1. 行政院組成「居住權落實委員會」:行政院應邀集相關議題團體與專家學者成立「居住權落實委員會」,全面檢討現行都市計劃、都市更新、土地徵收、市地重劃、眷村改建、非正式住區、遊民以及住宅政策相關法規。三大居住權保障─「充分公民參與」、「恪遵比例原則」、「落實真誠磋商」應盡速制度化,並針對前述四大項問題內容,訂定改革時間表。
  2. 行政院應暫停爭議開發/迫遷案件,研商爭議處理機制:在完整檢討都市更新、市地重劃、眷村改建及土地徵收等相關制度問題以前,各級政府應暫停既有爭議性之開發或迫遷案件的執行,並著手研商爭議處理機制。
  3. 迫遷執行前,探尋「替代方案」可能性:同時,應由內政部責成各級政府與與相關利害關係人、公民團體與相關專家,進行公共對話,即刻針對各迫遷案件「替代方案」之可行性,召開協商會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