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八月 10, 2016

行政大黑箱●高雄『拆一夏』

作為一個以守護民主和人權而立的城市,高雄近年來卻屢屢發生迫遷爭議。

今年七至八月間,高雄果菜市場旁民宅、旗山大溝頂接連在相關土地使用計畫與方案內容未公開、欠缺協商的情況下,遭高雄市府限期自行搬遷,否則將強制拆除。

反迫遷連線、台灣人權促進會等公民團體質疑,究竟高雄市府為何急著拆除這些存在四十年以上的聚落?為何不能透過對等協商管道,公開相關計畫資料,共商替代方案,以避免居民的居住與工作權遭侵害?

旗山大溝頂太平商場:黑箱行政下的強拆危機

旗山大溝頂太平商場自一九五四年年開始興建,一九五六年完工。由當時鎮民代表大會審議通過,高雄縣政府核准,且由居民出資政府出地興建,商店街兩端銜接旗山戲院與仙堂戲院,描繪出旗山往日繁華圖象。2015年開始,高雄市政府透過建築修繕困難、治水等名目,寄發拆遷通知,要求旗山大溝頂商場居民們必須搬離,使當地弱勢住戶頓陷困境,面臨資格篩選、並遷居至距生活、工作環境遙遠的大愛村。而部分年紀較長的居民陷入長期憂鬱,必須服藥才能入睡。

 

自七月初以來,高雄旗山大溝頂居民陸續收到將強制拆除的行政處分公文。即便到了此時,將被迫遷的居民卻仍然不知道高雄市政府的治水計畫內容。此外,以建築修繕困難為理由,也欠缺專業的水文、建築修復評估判斷。上述所有需要拆除的認定,全來自高雄市政府的單方決定。此刻,號稱民主聖地的高雄,似已蒙上黑箱陰影。即便高市府新聞稿回應,指出有進行安置計畫。但安置計畫的有無,並無法回應「拆除手段必要性」的問題。都還沒有與居民做出任何完整的磋商前,便提出安置計畫、要求居民簽屬安置同意書,是種本末倒置的情形。

 

拉瓦克部落:替代方案、安置計畫兩頭空

現居於拉瓦克部落的原住民,為了討生活在一九五零年代落腳在現址,在艱困的社會環境中為現今高雄的繁榮打拼。而今高雄市政府卻以占用市有地,及環境髒亂、需綠美化市容為由,必須拆遷該聚落。

 

此案中,高雄市政府雖然曾和居民們協商出安置方案,但協商顯然並未符合上述公約一般性意見要求:不但未曾討論強制搬遷以外其他備選方式,以避免迫遷。甚至到了今年,原本協商的安置方案竟也跳票了!令人遺憾的是,高雄市政府並未重視迫遷的社會效應,以及居住權保障。先是在未尋求替代方案的情況下,要求居民搬遷。然而針對搬遷之處置,但安置計畫卻會跳票。至此,高雄市政府在拉瓦克部落的作為,與前述公約要求的「真正磋商」已完全背道而馳,甚至「先談安置、避談替代方案」之作法,已是本末倒置。

 

果菜市場:迴避替代方案、逕行強徵強拆

一九七零年,高雄市政府以擴建果菜市場名義,欲徵收現今果菜市場旁的民宅,被內政部駁回。現在的徵收名義變更為將覺民路截彎取直通十全路,公益性及必要性強度仍值得商榷。然而,此案亦遭遇道路拓寬、水利整治等因素下之徵收計畫。此一影響人民生計與居住權利甚劇的土地徵收計畫,卻未與居民進行任何替代方案之磋商。高雄市政府逕行展開徵收補償與查估作業。卻忽視憲法及上開公約對於適足居住權與財產權之保障,背離民主原則迫遷居民。

 

2009年,台灣政府批准並內國法化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七號一般性意見第十三點指出,執行拆遷方應提供「真誠磋商」、「研擬替代方案」的重要性:「……首先必須同受影響的人商量,探討所有 可行的備選方法,以便避免、或盡可能地減少使用強迫手段的必要。……」、第十五點(a):「讓那些受影響的人有一個真正磋商的機會 」。這裡的磋商,不僅僅是要盡可能保障人民的居住權,更是彰顯民主原則下,國家行為的正當性。若忽略上述程序,又在計畫公益與必要性不明的情況下逕行強拆,便構成侵犯居住權的「強迫驅逐」。

 

然而高雄市政府至今,對上述個案完全沒有進行任何真誠磋商,亦沒有與居民們探討「所有可行的備選方法」,盡最大努力以避免不必要的迫遷出現。所謂的依法行政,其實只做了半套,若仍堅持強制拆除,實際上是違法行政。我們建請高雄市政府,面對旗山大溝頂八月十日、果菜市場八月十五日的強拆通牒,應暫緩後續拆除程序。透過行政計畫資料公開化、與在地居民建立協商對話機制,為台灣塑造一個實踐居住權保障的典範。

 

共同訴求:

  1. 在計畫未透明公開、毫無真誠磋商機會之前,高雄市政府應立即停止逼遷高雄旗山大溝頂、果菜市場等地住戶之作為。
  2. 高雄市政府應秉持民主施政、行政透明原則,提供旗山水文相關數據資料與整體水利計畫、高雄果菜市場基地後續土地使用相關規畫,供公眾檢視。
  3. 針對高雄果菜市場案、旗山大溝頂案、拉瓦克部落等受計畫影響而將流離失所的居民,應盡速召開政策相關之行政聽證會與替代方案協調會,展開實質、真誠磋商。

 

2016.08.10 反迫遷連線新聞稿

於民進黨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