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八月 24, 2016

內政部應砍掉重練都更條例、回歸居住權為本位的制度設計

8/24(本周三),內政部營建署將舉辦「都市更新制度與相關權益保障公聽會」。然而,這場可能關係到接下來九月都更條例修法方向的公聽會,從議程設定上看不見任何針對既存制度爭議的檢討,只見營建署厚顏無恥表示,現行都更制度完全符合兩公約保障的居住權。同時,營建署面對明確指出都更制度部分違憲、諸多爭議的第709號大法官解釋[1],也僅只補漏網式的進行最低限的行政程序修整,看不見反省誠意。

 

反迫遷連線呼籲:新政府應有新氣象。面對被視為形同暴利大餅的都更產業、盤根錯節的政商利益結構,新政府面對接下來的修法工作應有決心進行結構性改革,徹底檢討以獲利為原則的都更政策,回歸以「住居環境需求」為本位的制度設計。

 

現行都更制度違反《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應保障的居住權及公共利益原則

 

營建署於議程中宣稱,都市更新條例是為促進住居生活改善而制定,具有公共利益,而多數決制度符合公平正義且有明確嚴格的異議申訴及救濟管道,應符合公約保障居住權利。

 

然而,現行都市更新制度長久以來遭詬病的問題之一正在於:都市更新制度宣稱的「公共利益」並未於劃定階段進行實際住居環境調查、評估,且無分公、私辦皆由建商擔任實施者主導更新規劃,導致「公共利益」淪為口號。實務上都市更新個案普遍追求「私人利益最大化」而未能回應在地紋理、人口成長、公共設施比例、整體基盤設施改善、實際居住需求。具體而言,為了創造高價、可投資豪宅而發展的獲利式都更,反而可能阻礙都市機能復甦、永續發展,讓居住權實踐與成就公共利益漸行漸遠。

 

同時,因欠缺明確公益性、必要性限制,都市更新制度中的強制徵收及代為拆除等直接侵害人民居住權的條款淪為公器私用,且明顯違背公約第七號一般性意見第九點之a、十三點[2]強制手段必要性的要求。

 

換言之,現行都更條例非但無法保障適足居住權,反而造就公約所禁止的「強制驅逐」。

 

內政部營建署未針對現行制度問題進行全面檢討

 

蔡英文政府上任前至今,面對都市更新政策雖提出「公辦」方向,但尚未面對既存都更制度爭議進行檢討。反迫遷連線強調,我們同意都市更新應落實公共利益,但既有都市更新制度已有「公辦」做法,且早有嚴重爭議。我們呼籲:營建署首先應面對都市更新制度既存爭議、進行全盤修法,否則再多改革口號都將淪為毒藥糖衣。現行都更制度既存幾大爭議:

 

  1. 公法遁入私法,私人主掌規劃及分配,都更失卻公益必要性。
  2. 容積獎勵制度導致都更淪為炒房逐利遊戲,未能解決實際住居環境改善需求。
  3. 都更規劃缺乏實質民眾參與、住居環境調查評估,且審議及執行階段均無法保障實質爭議處理。
  4. 強徵強拆明顯不具正當必要性且嚴重侵害人民居住及財產權利。

 

都更普遍簽訂私約、或強制權利變換,人民居住權反遭侵害,更排除無產者

 

現行都市更新中的權利變換制度並未能保障居住權。實際上,都市更新中普遍簽訂的私人合建契約、及強制權變,多只能極其有限的對價財產權,而未能處理更新前後原住戶實際居住、工作條件是否能回復、改善需求。同時,在都市更新中,違建戶、租戶等無產權者的居住權益完全未受保障,且普遍遭受迫遷。綜上,無分產權情形,均違反公約第四號一般性意見第八點之f[3]

 

最後,我們仍需肯定內政部此次辦理系列土地相關政策公聽會、並邀請相關民間團體進行意見交流的善意,但反迫遷連線亦需強調:包含都市更新制度在內,內政部已陸續辦理市地重劃、國土活化、土地徵收等四場制度公聽會,然而,上述幾場公聽會並未建立有效檢討相關土地政策既存爭議的後續管道,恐徒具形式。我們呼籲營建署於九月立院開議前、後,應檢討並建立與民間團體持續溝通、有效協商的公開管道。

 

反迫遷連線訴求:

  1. 都更條例應進行結構性改革、面對既存都更爭議
  2. 針對都市更新條例修法,營建署應檢討並建立與民間團體持續溝通、有效協商的公開管道。

 

反迫遷連線新聞稿

記者會時間:8/24上午九點-九點半
記者會地點:內政部營建署正門前

 

[1] 釋字709號指出了都市更新事業概要同意比例過低不具代表性、都更程序中未使事業計畫計畫相關資訊送達私有土地、私有合法建築物之所有權人,程序中未舉行聽證不符合正當程序原則。於陳新民大法官的意見書,更指出都市更新手段未針對各種不同情形區分公益性強度並施以相應的實施手段。

[2] 第9點(a)「……對房屋和土地的居住者提供盡可能最大的使用保障。……」、第13點:「……必須同受影響的人商量,探討所有可行的備選方法,以便避免、或盡可能地減少使用強迫手段的必要。」

[3] 第八點 (f):「地點。適足的住房應處於便利就業選擇、保健服務、就學、托兒中心和其他社會設施之地點。在大城市和農村地區都是如此,因為上下班的時間和經濟費用對貧窮家庭的預算是一個極大的負擔。」